起底省部级贪官“次级”圈子:进班子不如进圈子

                                        时间:2019-10-31 08:20:09 作者:admin 热度:99℃
                                        娱乐八卦

                                        (原标题:起底省部级贪官“次级”圈子:进班子不如进圈子)

                                        落马省部级官员背后,多少都有些商人的影子伴随,这方“围猎”干部,那方“攀附”领导,于是,一个个圈子就形成了。

                                        不过这次跟大家要聊的,不是案例中常见的商人朋友圈,而是一些相对不那么热门的“次级”圈子。当然,官员们进了圈,往往也就是被人下了套。平时,远离这些大小“圈子”也是警示自己,自我保护的一个重要方面。

                                        “品酒会”“养生圈”是这样形成的

                                        早年间流传着这么句刊,“不怕领导讲原则,就怕领导没爱好”。从官员喜好中寻找突破口,是不少投机钻营者惯用的手段,恰好有些人的爱好还挺烧钱的。

                                        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被称为“玉痴”

                                        安徽省政府原副省长倪发科被称为“玉痴”。据称他常约上几个玉石玩家一起赏玉、斗玉,每到周末,就把喜欢的玉石玉器铺开,一件件欣赏。他甚至还干脆跨界进了别的圈子,绕过组织担任了安徽省宝玉石协会名誉会长。

                                        与此差不多的是,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省公安厅原厅长秦玉海,也曾是中国摄影家协会理事、河南省摄影家协会名誉主席。在焦作担任市长、市委书记时,秦玉海爱上了摄影,还拿了不少奖项。他的朋友带秦玉海进圈,还为其出版作品画册,拍摄电视纪录片,举办摄影作品展,甚至不惜动用自己在圈内人脉关系,将其作品展览到了意大利、法国和英国,花了580多万元。

                                        后来,受秦玉海影响,河南省公安厅有几名领导干部也成为摄影“发烧友”,一到周末和节假日就出城采风。统计一下还能发现,十八大以来,至少还有5名落马官员,因摄影爱好被套入圈中。

                                        在落马官员的“雅好”圈子中,茶叶也够费钱的。江西新余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周建华就经常“以茶会友”,他的家中、办公室、机关接待室,经常茶客盈门,机关接待室被当地人称为“周公馆”。被组织调查后,办案人员在他办公室清点出393块普洱茶饼,贵的几万元,便宜的也价值近千元。

                                        而在普洱茶最大的产地云南,腐败圈子里的“筹码”就更吓人了。临沧市委原书记李小平给自己的“老领导”白恩培行贿,送过5吨茶叶,价值60多万元。另一个原省领导沈培平也是出了名的茶叶收藏家,他收受的贿赂中没啥现金,大部分是一些价格不菲的普洱茶,其中还有一筒标价超百万顶级普洱茶。普洱市由“思茅市”改名,就是在他任内搞的。

                                        有的圈子被发现实属偶然,今年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在陕西汉中市抓捕涉黑涉恶嫌疑人,结果把门敲错抓了个赌,一众官员被逮个正着,其中就包括西乡县公安局长、检察长和自然资源局长。不过相比之下这还不算啥,赌博圈子里最“壮观”的是曾经的湖南娄底市,多达20余人长期参与集体打牌赌博,这里边有市委书记、市纪委书记,有政协官员、宣传部官员,还有市广播电视台领导,涉及职能部门之多,领导职位之广,实属罕见。

                                        圈子有好静的,就有好动的。河南新郑市委原常委、宣传部长王保军喜欢打篮球,并以此形成了一个球友圈。他以自己牵头成立的篮球俱乐部举办赛事为由,从多家房地产开发公司和金融机构“拉”来了200多万元赞助费。

                                        北京市委原副书记吕锡文酷爱网球和中医养生,身边就聚集起了一个网球圈子、一个养生圈子。她在北京市担任领导期间非常支持在京举行的大型国际网球赛事,甚至还上阵与国际高手打球。

                                        下套的人除了亲近吕锡文本人外,还相当熟悉“家属路线”。吕锡文的丈夫从事红酒生意,也爱好品酒,家里定期举办品酒会,一个“品酒圈子”就开始形成了。

                                        后来吕锡文忏悔说,觉得这有什么啊,都是朋友,其实很多人在观察你,希望你有爱好,希望你有所求,他来迎合你拉近关系。就这一个打网球,就有多少人能围上来。你可能不经心一个事儿,后头跟着不定多少利益周转呢。

                                        圈子的“辐射”

                                        上述小圈子,还游离于官员的工作环境之外,但有的圈子就存在于体制内,就有了“进班子不如进圈子”“小舅子不如小圈子”这样在人事纷繁和升迁跌宕中总结出的消极教训。

                                        很多官员间的“次生”圈子,不像爱好圈的人员相对固定,它具有“辐射”能力,往往能网罗更多甚至成批的贪腐者。

                                        近日在法庭受审的陕西榆林市委原书记胡志强,曾在2010年到重庆参加一个巡展活动时,准备了名家画作拜见时任市委书记薄熙来,希望得到其关照,这两人是山西老乡。

                                        要说把老乡圈用到极致的人,江西赣南医学院原党委书记黄林邦肯定算一个,而且他还挺怕老婆。黄林邦的妻子是赣州市兴国县人,至案发时,赣南医学院及其第一附属医院有兴国籍干部200余名,其中180余人是在黄林邦担任该校主要领导后调入,并有100余人得到提拔和重用。

                                        师生同学圈对政治生态的破坏力也很强。2017年,国资委原副主任、神华集团原董事长张喜武落马,让人瞬间联想到了此前“清点赃款烧坏了点钞机”的原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魏鹏远。两人曾同为辽宁工程技术大学(前身为阜新矿业学院)采矿专业77级的学生。魏鹏远落马时,张喜武所在的神华集团也曾因涉嫌黑幕交易频繁出现在新闻中。

                                        去年初,时任国家能源局副局长王晓林的落马,又让这个小圈子“辐射”开来——张喜武曾是他的顶头上司,魏鹏远又曾是他的下属。魏鹏远被查时的重要线索,是他在国家能源局进行的与神华宁夏煤业集团密切相关的一系列腐败活动。好巧不巧,王晓林在进入国家能源局工作之前,正是一名资深的“神华系”领导干部。

                                        在江西萍乡市腐败窝案中,就存在这么个小圈子,萍乡市政协原主席晏德文与原常务副市长孙家群有师生关系,后者的提拔曾得到晏德文的诸多关照;同时,晏德文还与市委原秘书长张学民有同学关系,这样查起来倒是方便。

                                        这么“优质”的关系,自然有人用它来下套。怒江州政协经济委员会原主任汪正军,曾是云南省政协港澳台侨和外事委员会原副主任段跃庆支教怒江时期教过的学生。为了对老师进行长线投资,汪正军曾多次行贿,“我还叫了他一声老师,开头的时候他也说不上拒绝,也是一种客套吧。反正就是哎呀算了不用了,也表示一下这种意思。最终他还是收下了。”

                                        说到圈子,就不能不说往日的天津。当年中央巡视组说天津“圈子文化不绝,政治生态遭破坏”,甚至市委原代理书记、市长黄兴国被有的人看作组织的化身。

                                        在错综复杂的关系网中,秘书圈热度高,但凉得也快,不同于那些“大秘”形成的圈子,这种小秘书圈的“辐射”带坏了一些年轻干部。天津港集团原董事长于汝民,曾在天津港任主要领导职务20多年。他先后将6任秘书安插在天津港和相关部门关键岗位上。而新任秘书又以“前任推荐后任”方式违规产生,形成了一个具有裙带关系的秘书圈。

                                        个别秘书的“辐射力”就更强了。2017年1月,甘肃省原常务副省长虞海燕落马前,他多年的秘书金晋哲就已经被带走。时隔半年,省委原书记王三运被调查,几个月后,他的秘书唐兴和落马的消息也被公布。

                                        虞海燕发展圈子的手段,是将原本分属市委和市政府的督查室合二为一,先后选调了1141名副县级干部进入督查室“锻炼”,由金晋哲主管。为建立围绕虞海燕的小圈子,金晋哲经常大搞忠诚教育,灌输效忠观念。在“两学一做”学习教育期间,金晋哲还要求学习虞海燕和他自己的讲话,还要写心得体会和思想汇报。

                                        而王三运到甘肃后,不少老板也追随他来到甘肃,有人就是靠唐兴和维系着与王三运的关系。

                                        不是情怀不唯美,只是套路误人心

                                        “多彩贵州风,黔酒中国行”,一个由贵州官方主办、看似不太起眼的推介活动,也能从中觅到小圈子的行踪,其中就包括出身贵州的王三运。

                                        2016年,该活动也在兰州拉开序幕,黔甘两省白酒产业达成多项合作,王三运更是亲自出面为茅台酒站台。事实上,早在1998年,茅台集团在贵阳举行某签字仪式,时任贵州省委副书记的王三运便出席。多年后,茅台集团在安徽开经销商联谊会时,作为安徽省委副书记的王三运又在合肥接待了贵州赴会领导。

                                        王三运到甘肃后,不少老板也追随他来到甘肃

                                        有人透露,王三运特别爱喝茅台酒,酒量也大,他手下的各个部门都备了不少茅台酒,等他一去就拿出来“供奉”。

                                        2017年,上述活动在河南郑州站启幕,时任贵州省副省长王晓光亲自带队前往,还在现场品酒并盛赞:越喝越觉得好。有报道称,王晓光也爱喝酒,且只喝年份茅台。他从2006年开始长期在遵义任职,直到2017年才调离,而茅台镇就在遵义辖区之内。

                                        这二人的共同点,除了对茅台的“初心”,也在工作上有过交集,还是贵阳师范学院校友,还是山东菏泽老乡。

                                        这还不算完,今年8月,《中国纪检监察报》披露,茅台集团公司原董事长袁仁国利用茅台酒经营权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为王三运、王晓光等领导干部及其亲属违规获得茅台酒经营权提供帮助,并长期主动关照他们的经营。一个酒圈子浮出水面。

                                        这样看来,爱搞小圈子的人,身边往往不止一个圈子。

                                        前面说到的黄林邦,不仅在基建、药械采购等关键岗位上培植私人势力,后来查明,其家属也形成了腐败圈,其妻子、儿子、妻妹、妻弟等10名亲属均存在违纪违法问题。而在检察院对胡志强的指控中,给其行贿的人包括22名商人、34名当地官员。

                                        “我把别人当朋友,别人把我当‘鱼’钓。”有官员在悔过书中这样说道。在同类型的忏悔中,这些被“套牢”的落马官员都把自己的腐化归咎于是周遭的坏人太多,防不胜防。对此有评论指出,“苍蝇不叮无缝的蛋”,那些被金钱、美色、嗜好等“牵引”、长年“乐在其中”的领导干部,怎会不知道那些“围猎者”的意图?

                                        再说个例子,厦门市工商局原党组书记、局长王和平酷爱打高尔夫球,已经到了近乎狂热的地步,每天四点多起来打,玩两个多小时才去上班,而陪王和平打高尔夫球的不少都是广告企业主。这些广告企业主与王和平熟络了之后,就想方设法通过其协调方方面面的关系,光这些“哥们”的“感谢费”,他就收了150多万元。

                                        当圈子已经形成,不用下套,心怀鬼胎的人自己就会钻进来。

                                        李琮 本文来源:聊时局 责任编辑:李琮_B11284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12966253@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404